荔空间

+收藏:http://likongjian.orgcc.com
 
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 艺术资讯 正文内容
“无聊乃至无穷的延误”在荔空间展出
2015-04-03    浏览(364)    作者:荔空间    来源:荔空间

展讯.jpg

韩五洲,国歌2013,装置,塑料购物袋印刷,尺寸可变,2013

像这个展览名“此时此地:无聊乃至无穷的延误”一样,当今无论是当代艺术还是其他领域,我们都面对着前所未有的自我怀疑和延误瓶颈,可能是之前走得太快,导致我们不得不慢下来,发一会呆。而此次展览参展的17位艺术家也通过大量的装置和video作品,呼应了这个“命题作文”。

展厅中体量最大,且最吸引眼球的莫过于韩五洲的“国歌2013”。艺术家用一万一千个印有国歌简谱的塑料袋,直接挂在墙壁之上,占据了荔空间的一整面墙。而现场的观众可以顺手扯下一个带走,做购物袋用。此塑料是可降解再生塑料,亦是可反复使用的。韩五洲说“这个作品是希望借助观众带走与使用,并由此产生思考(这种思考可能是潜默的和星火式的) ”。

而葛磊则在他的由历史图片组成的《图说》系列中,以一本1946年晋察冀军区政治部晋察冀画报社出版的一本名为《民主的晋察冀》的特刊为材料,这本画报的内容在今天看起来非常的荒诞和有现实意味,充满了空洞的口号和对边区民主状况的赞颂。由于当时印刷设备的落后,画报中的许多图片都非常模糊难以辨认,图片的说明和图片的关系也就非常有意思。葛磊把这本画报中所有的图片和附带的文字全都扫描下来,拆成两个部分,把所有的图片拼成一张大的图片,也把所有的文字拼成一张大的图片。全是文字的这张图片就像是全是图片的这张图片的“图说”。

之前在ARTINFO的采访中,面对“厉槟源的作品中透露出的朋克式的挑衅和反抗的意味”的说法时,他认同并补充说“甚至是色情的我觉得,是一种现实和欲望之间的距离。”是的,就像此次横亘在荔空间主厅中巨大的机械装置“打开这个抽屉”一样,几乎快三米高的几排抽屉,被一条粗鲁阻拦展厅主路的杠杆,联动在展厅一端的机械装置上。通过简单地机械运动,不断地抽拉着整排的抽屉。看起来有点无厘头,又有一种巨大的空洞感。而观众则需要从抽屉背后的夹道绕过这个大家伙才能继续观看展览。

何迟的四个行为记录则包含了其2003年–2011年这段时间中的四个行为的记录。他用艺术微喷的方式将主观的行为感受竖体打印在纸上。展览只是以四个艺术微喷的文字形式来呈现他的《简历》、《游行》、《赴约》、《暗恋》四个不同时期的行为作品的文字陈述。与其他行为艺术家不同,何迟认为不应该用图像记录行为“用图像记录行为是错的,这又不是法律,不需要有所谓的证据。”

整个展览渗透着停滞和犹豫的气息,而我们还是能看到从中衍生出来的新的思考和自省的意味。正如策展人说顾振清所言“艺术可以有所为,可以有所不为。艺术可以无所谓,可以无所不谓。”

   “此时此地:无聊乃至无穷的延误”正在荔空间展出,展览将持续至9月30号。

标签:
分享:
上一篇:
下一篇:
发表给力评论,说两句!  共有 0 条评论